滚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南合作未来全球贸易新引擎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7:41 阅读: 来源:滚筒厂家

世界银行发布的《世界发展指标》数据显示,2009—2013年,亚洲经济年均增速为4.6%,拉美为2.4%,均高于全球经济1.9%的年均增速。经济的快速发展使这两个地区越走越近,互动产生的动力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了新能量。记者采访的拉美政商界人士一致认为,两大地区新兴经济体在抵御金融危机的过程中显示出了一定的抗衡性,全球经济低迷中出现的这一新现象,可能意味着未来全球经济增长将更多取决于南南合作。

历经3个月的海上漂泊,中国北车长客股份公司为2016年巴西奥运会制造的首列地铁列车日前抵达巴西里约热内卢,并预计在今年3月底4月初上线运营。截至目前,长客股份公司已获得里约热内卢100列(400辆)电动车组、34列(204辆)地铁列车的订单,这些车辆将承担该市82%的城市轨道交通运量。这是亚洲国家与拉美经贸合作持续升温的一个缩影。

优势明显,贸易投资量不断攀升

上个世纪90年代,亚洲和拉美两大地区之间贸易不多。今天,双边合作突飞猛进,从陌生到熟悉,再到携手共进。在拉美各国街头,记者看到越来越多中国、日本、韩国产的汽车在奔驰。在机械制造领域,中国、日本的企业也在拉美占据重要地位,新加坡的吉宝岸外与海事集团则在巴西的海事与造船领域拥有不少业务量。2013年10月,巴西最大深海盐下层石油区块的拍卖中,多家亚洲公司争相竞标。巴西金砖国家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保罗·罗贝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亚洲拉美经贸合作互补性明显,拉美拥有得天独厚的发展优势,亚洲国家则拥有其发展所需的大量资金和技术。

两大地区贸易投资量不断攀升。从2000年到2013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与中国的商品贸易翻了近20倍,从2000年的126亿美元增加到2013年的2616亿美元。2014年,中国超越欧盟,成为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第二大出口目的地,而早在2010年,中国就已成为这一地区的第二大进口来源国。从2002年到2011年,新加坡对拉美的投资以7.5%的年复合增长率不断攀升,并在2011年达到452亿美元。日本也在不断加强与拉美联系,日本、墨西哥两国自2005年以来保持经济伙伴关系,至2013年,双边贸易额达220亿美元。

越来越多的亚洲企业入驻拉美。拉美这个巨大的市场为亚洲国家提供了基础设施建设、消费产品和石油与天然气等方面的诸多商机。在全球经济持续波动的形势下,亚洲和拉美寻求更广泛的合作,建设新市场、探寻新增长点,并加强贸易及投资的多元化,已经成为未来的趋势。

潜力巨大,合作面临历史性机遇

亚洲和拉美距离遥远,以往由于交通不便以及贸易壁垒限制,双方在文化及商业等领域都缺少交流。近年来,由于双边贸易壁垒不断降低,中国等亚洲国家对大宗商品需求加大,以及金融危机后北美以及欧洲地区的需求疲软等因素,拉美国家有了寻求替代出口市场的驱动力。同时日臻完善的信息通信技术和快捷的运输让亚洲拉美的距离进一步拉近,有利于地区间贸易。

金砖国家组织、亚太经合组织(APEC)等一系列亚洲拉美国家积极参与的多边合作,提高了两大地区交流的速度,加快了一些双边自贸协定签订的步伐,为双边贸易提供了极大便利。亚洲拉美间自贸协定的数量从2004年仅有两个,扩展到2013年的22个,而预计这一数字在2020年将达到25个。秘鲁太平洋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费尔南多·冈萨雷斯指出,释放两大地区的贸易潜力,还需要更多努力。目前,两大地区都需要推动区域内更多国家加入类似的自贸协定,而区域间经贸联系的覆盖面也需要更广,比如服务业等。跨区域合作的一些政策需要进一步加强,机构改革也需要加快。

阿根廷进口商商会国际关系部负责人米格尔·庞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近年来亚洲国家已成为阿根廷等拉美国家的重要合作伙伴,但拉美经贸政策多变,进出口手续复杂,贸易保护主义严重,给双边合作带来一些困难。庞塞指出,作为南方共同市场(南共市)成员国之一,阿根廷有一定优势,但目前南共市并未与中国等国家签订相关的自贸协定,大多数南共市国家贸易保护主义严重,也很难打开国际市场。事实上,拉美不少国家也在为推动其经济发展做出努力,如墨西哥、秘鲁、智利和哥伦比亚成立的太平洋联盟。智利则进行了多方面的改革,积极与亚洲国家达成自贸协定。

亚洲与拉美经贸关系的日益密切,为拉美地区解决基础设施建设、创新和人力资源的挑战、提高生产力和竞争力以及出口多样化提供了一个历史性机遇。秘鲁国立圣马尔科斯大学经济研究院院长卡诺斯·亚基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拉美地区国家也希望中国等亚洲国家能在拉美进行更高层次的直接投资,借以改善基础设施,促进出口多样化和鼓励商业合作伙伴关系。目前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对亚洲出口商品种类相对单一,其中初级产品占绝大多数,例如石油、铁矿石、各种形态的铜、大豆。亚洲拉美地区的对外直接投资依然面临挑战,未来投资应多样化,走出采掘行业,扩大对制造业、服务业和基础设施的投资。

罗贝尔认为,未来亚洲各国的直接投资可以帮助改变拉美各经济体经济滞后的现状,亚洲企业的理念可以促进拉美企业尽快融入全球价值链中,提高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江苏订做工作服

领花

北海西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