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丽婴房博士蛙等品牌存质量问题童装安全堪忧

发布时间:2020-03-04 15:53:28 阅读: 来源:滚筒厂家

童装不是缩水的大人服装,童装的安全问题亦当引起重视

童装不是缩水的大人服装,童装的安全问题亦当引起重视。每年质量抽检,童装都不可避免地成为重灾区,包括阿迪达斯、HM、博士蛙、丽婴房、巴布豆等一系列知名童装都无一幸免。业内人士指出,由于近五成市场并非品牌童装,消费者在购买时候更需警惕。一方面童装维权较为困难,尤其当涉及化学不合格产品;另一方面消费者购买童装时,对于童装安全质量问题容易忽视。随着我国童装市场蛋糕不断被做大,童装格局不断变化,此前一直难以解决的童装安全问题需要重新审视。

调查

丽婴房、博士蛙均有产品抽检不合格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多个地方质监部门在对儿童服饰的抽检中发现了国内多个品牌童装存在质量问题。涉及的产品包括不少知名品牌童装。

在今年2月的一次抽检中,业界销售过亿的龙头童装品牌 安奈儿批号为AB131408批次的长袖翻领T恤甲醛含量超标4倍,检测结果为不合格。安奈尔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安奈尔在接到检测报告后就立即将涉及产品下架,并自行对相关产品进行复检,之后检测的10多件产品无一甲醛超标。

台湾童装品牌丽婴房在进入大陆市场后发展迅速,目前已在大陆拥有接近2000家实体门店。今年1月份,中消协公布,隶属于台湾丽婴房的上海丽婴房婴童用品有限公司的RobertadiCamerino童鞋存在未标注中国鞋号或鞋帮材料标注不全等不合格问题。这是继去年6月份,销售批号为1292020156906的Robertadicamerino牌童裤pH值、耐酸汗渍色牢度等项目不合格之后,丽婴房童装产品又一次登上黑名单。

丽婴房上海方面媒体公关相关部门魏娜回应,公司在遇到类似的产品质量问题时会首先对出现问题批次产品进行下架处理,并表示之前个别品项问题均已得到整改。当记者询问近两年丽婴房质量问题频发的原因以及是否有相关具体整改措施时,截至记者发稿之时,也未得到丽婴房方面的相关回复。

在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拥有超过500家专卖店及专柜的博士蛙也没有躲过质量门。在去年8月中国消费者协会监测结果中,一款标称博士蛙牌无袖圆领衫套因其样品水洗后缩水程度较大、洗后影响再次穿用被检测为不合格。

上海荣臣博士蛙(有限)公司公关事业部侯姓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时产品出现质量问题属于个案,之前从来没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我们及时对有问题批次产品进行了下架处理,其他的批次并没有类似的产品问题。

观点

童装之毒潜伏整个产业链

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我国的童装产量在50亿件(套)左右,占服装产业的11%。而我国的童装生产企业至少有1万家左右,主要集中在浙江、上海、福建、广东一带,具有一定规模童装生产企业6000家左右,而有知名度的童装企业不足200家。

在给孩子买衣服方面,很多家长其实不怕花钱,但就怕花了钱还买到不合格的产品,因为问题童装的危害实在太大。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儿童救助委员会刘良玉指出,儿童病种的发生,劣质儿童用品导致的占到了5%以上,特别是童装和婴幼儿服装中甲醛超标成为最大的杀手,未使用环保类产品,导致流向市场的部分童装含有有毒物质,对儿童的身体健康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国家质检总局透露,国家每年都会花大量财力对于童装质量进行监督抽查。但令人遗憾的是,每年的抽检结果中,都存在大量不合格产品。

童装质量问题之所以成为 老大难,中国服装协会副秘书长谢青指出,童装安全不仅仅是生产企业的问题,更是供应链印染、加工等的问题,整个供应链都需要有力监管和深刻反思。

我们要控制童装的质量问题非常难办,每一个批次的童装,在送去协作厂家进行加工后,每一个企业、每一个环节都必须要检验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关注童装安全需要关注整个产业链的安全。谢青进一步指出。

一位品牌商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要把控好童装质量,就需要对于原材料进行把控。产品的质量问题,往往还是来自于面料。

由于外销情况不理想,很多工厂同时转作内销。绿盒子童装总裁吴芳芳称,现在,童装内销的行业利润率只有5%到8%,工厂在面料采购的环节上自然是价格越低廉越好。

在这种情况下,宁波一童装出口企业老板蔡小玲介绍,工厂不得不更换面料来降低成本,很多的廉价童装就通过批发渠道流入市场。

链接

装安全隐患排行榜

1号通缉犯:甲醛

出现频率:高

伤害指数:高

目前用甲醛印染助剂比较多的是纯棉纺织品,使用含甲醛的助剂能提高棉布的硬挺度即实现纯棉服装的免熨烫和防皱。童装中含有甲醛,在孩子穿着过程甲醛会逐渐释放,通过人体的皮肤和呼吸道对人体产生危害,特别是容易刺激婴幼儿的皮肤和呼吸道。

2号通缉犯:有毒芳香胺

出现频率:中等

伤害指数:极高

因上色容易、价格低廉,芳香胺仍会被一些印花企业使用。这些染料如果接触人体,就有可能分解出有致癌性的芳香胺。含有芳香胺染料的固体和蒸气都能通过皮肤迅速进入体内,这些芳香胺被分解出来,进入人体之后,它们会发生还原反应,生成致癌物芳香胺化合物。

3号通缉犯:装饰绳带等

出现频率:极高

伤害指数:高

一类是游乐场玩滑梯时,被帽子或领子上的绳子勒死;儿童夹克衫和运动衫下摆处的拉绳被车门和自行车等挂住,导致儿童严重受伤甚至死亡。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目前已经开始全面禁止有绳带的童装在市场上销售。

4号通缉犯:纽扣、拉链等

出现频率:高

伤害指数:高

由于婴幼儿喜欢拉拽衣服、咬衣服,辅料中的拉链、纽扣及各种塑料装饰件的缝纫强力不够或者其他原因引起脱落,就容易被儿童吞咽而导致窒息或其他安全隐患。

标准

多盲点难祛童装质量之忧

有毒童装的存在对于婴幼儿健康而言无疑是一个定时炸弹。监管部门虽然每年不断加大资金、人力投入,仍存在多处盲点让有毒服装有可乘之机。

服装协会副秘书长谢青指出,我们国家对儿童用品的标准有全面、严格的规定,但是,在执行层面上却存在一些问题,一些地方检测机构为了收费,出示有问题的检测报告。

监管方式有待完善

国内有70%的童装通过批发进入市场,这些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绿盒子童装总裁吴芳芳向记者表示。一位不愿具名的检测机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对百货商场以及超市等流通渠道外的童装的质检并不严格。

对批发市场,国家相关机构也会进行检查,但力度还不够。吴芳芳表示,商家有很多方法可以逃避。

其实仅凭监管部门的监管力度是远远不够的。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即使在国外,也不会仅仅依赖监管部门。据他介绍,在欧美国家,童装市场上流通的产品除了面临监管部门之外,还必须面对来自民间的监管力量。最令童装品牌头疼的两股监管力量分别是时不时就来 串门的NGO,以及竞争对手派遣的纠错人员。

该业内人士还表示,真正可怕的是来自竞争对手的打击。一旦竞争对手发现品牌童装产品有质量安全问题,就会不断借此打击对方。然而,国内的情况却令人尴尬,品牌商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心知肚明,如果对方产品存在问题,自身产品往往也难逃黑名单。

销售模式埋下安全隐患

国内商家给出的价钱只有国外的五、六成,宁波童装出口企业老板蔡小玲指出,但没有像外贸一样要求严格的第三方检测。所以尽管做内销没有做外贸赚钱,但是商家根据自身情况和目前的市场环境,只有加强成本控制。然而,做内销的大量利润空间要让利给渠道,蔡小玲说。

上述业内人士透露,在做内销时很多工厂会选择在采购面料时降低标准,这就给市场上流通的童装产品埋下了安全隐患。

据前述业内人士介绍,国内童装市场的销售模式有多种,基本包括自建销售网点或者由代理商包销。对于自建网点,大部分童装企业不具备这一实力,而且费时费力;如果要通过代理商包销,其中的流通环节就一环扣一环,这层层流通环节下来,利润就一层层被剥夺,那么生产商环节的利润压缩就在所难免。

标准、惩处、许可证需严格

关于童装的销售监管,内外贸企业还存在标准不同的问题。

上海质量监督部门一位从事服装检测的内部人员向记者解释称,欧标和美标的检测要求极为严格,以童装颜色检测为例,每个颜色的检测就要上千元,一批次一款衣服往往要检测10多种颜色。但国内的标准与欧美相比要宽松很多,国标仅仅是对服装最基本的质量问题进行检测,对面料的检测不如欧美严格。

对问题企业的惩处力度不够,也是童装质量问题难以解决的一个重要原因。

北京薪评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韬指出,面对劣质童装,消费者维权的成本较高,赔偿标准也过低。上海质量监督管理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需要消费者本人自行到权威检验机构对问题童装进行检测,这对于大部分消费者而言费时费力。

上述上海质监部门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童装质量频出问题的最根本原因是生产童装没有准入门槛,所以应当将童装产品纳入生产许可证管理范畴。

趋势

行业洗牌来临 质量成短板

童装市场是中国服装市场留下的最后一块蛋糕,上海正见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崔洪波指出,如今成人装市场的利润已经缩水,童装是服装行业内仍存在高额利润的市场。

根据中国服装协会童装委员会秘书长刘嘉透露,目前我国童装业拥有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以及拥有50亿件的生产规模。

随着国内各大品牌相继宣布于2012年进军童装市场,中国童装行业将正式进入洗牌期。一位来自福建的知名服装品牌经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服装品牌真正的生命力还是来自产品,如果在追求规模的同时放弃了产品质量,在达到一定规模之后,企业利润将面临天花板。

国内外知名品牌抢滩市场

千亿蛋糕让国内外知名品牌纷纷进入童装市场。已有信号显示,今年国内童装市场格局竞争将会更加激烈。正见品牌管理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国内童装市场的前三名是阿迪达斯、耐克、巴拉巴拉。

去年末,美特斯邦威宣布2012年春季正式推出美邦系列童装品牌,报喜鸟旗下新推出的童装品牌比路特于2012年元旦正式登陆国内市场,太平鸟、GXG等宁波品牌也投入上千万元准备进军童装产业,其中太平鸟的童装板块已基本准备完毕,即将面市。

各品牌企业作出上述举动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目前本土童装行业的第一品牌巴拉巴拉就出自森马门下。从森马公司的业绩看,在其品牌增速略有放缓的情况下,旗下童装品牌巴拉巴拉的业务前景依然良好,也为森马公司延续了近年来的高速成长趋势。2011年上半年森马休闲服饰实现营业收入219343.04万元,同比增长32.75%;巴拉巴拉儿童服饰实现75693.37万元,同比增长57.48%。

童装品牌的高增长将成为各大运动品牌下一个厮杀的战场。崔洪波指出。

代工模式面临质监把控风险

价格比原来高了,质量却越来越差了。杨女士告诉记者,一件棉T恤去年才90元,今年已经上涨到150元,虽然标牌上写100%含棉量,但是一摸就知道没有100%的含棉。杨女士指出,撑开服装,可以看出面料里面的涤纶丝。

为了快速扩张抢占市场,童装品牌商普遍选择将产品代工。在享受代工模式降低生产成本的同时,品牌服装如今不得不面临代工模式带来的风险。

产品线外包之后,最大的问题是产品质量无法保证。来自一家品牌运动服装的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为了快速扩大规模,生产线外包成了品牌发展的必经之路。据其介绍,代工模式有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就是增加产品质量监管把控风险,品牌服装在生产线外包的同时,产品质量把控能力也开始下滑,品牌也无能为力。

莱芜工服定做

山东西装定做

烟台制做工作服

东营劳保工服订做

相关阅读